不动产登记新政将出炉 加速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3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讨论《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决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确定适时发布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会议指出,农民工是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会议认为,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是推进简政放权,整合部门职能职责、减少多头管理、逐步实现一个窗口对外,方便企业和群众、降低创业成本的有效举措。会议讨论了《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强调已经发放的权属证书继续有效、已经依法享有的不动产权利不因登记机构和程序的改变而受影响。会议决定,按照立法程序要求,将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之后再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 会议指出,保就业是政府重要职责,也是区间调控必须确保的民生“下限”。通过科学的抽样调查,采集失业率数据,可以更好监测就业状况,引导更加注重有就业的增长。 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不动产登记是一种“倒逼”力量 我国土地领域专家学者指出,不动产统一登记是市场经济迅速发展“倒逼”出来的,随着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以及随后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明晰产权、保护公民财产权的要求,将进一步“倒逼”我国不动产管理制度改革和创新。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重光说,土地是不动产的核心。我国经济发展的很多问题,核心就是土地。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之后,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非常值得期待。不动产统一登记,是物权法的明确要求。而物权法还有许多要求有待落实:例如土地与住房的关系问题,70年产权到期后怎么办的问题,所谓“小产权房”的问题等,都会在不动产统一登记过程中显化。市场经济的核心问题是产权。只有明晰产权,才谈得上市场经济。不动产统一登记,使物权法的落实、土地管理法的修改,特别是土地法的制订进程的重启,变得势在必行。把不动产统一登记坚定不移推动下去,登记这一技术问题背后的产权问题、财产权问题就会显现出来。法律该修的修,该立的立,全面深化改革将获得更多的“地”气。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研究员说,不动产登记条例的出台不能再拖了,这不仅关乎政府的公信力,更重要的是随着改革全面深化,政府和公众都需要这样一部法规,无论是国家管理国有财产,还是民众保护私有财产,都离不开它。党国英说,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将进一步强化不动产统一登记的目标是保护财产权利,保护市场交易安全,方便企业、方便群众、方便创业。如此,社会公众层面将对管理改革和创新形成“倒逼”。 来源:光明网

国土部新闻发言人也表示,根据中央要求的精神,我国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的主要目的,是建立城乡统一、海陆统筹,涵盖土地、房屋、林地、草原、海域等不动产的权利登记、确认、保护体系。不动产登记的本意不在房地产,其主要目的是建立所有种类不动产的登记制度。

我国城乡间土地权属不一样,城市土地属于国有,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但集体所有又不像股份制可以通过股权明确为个人利益。“这种二元化土地制度,无论对城市还是农村土地管理都有诸多不便,在农村尤其突出。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改革完善宅基地管理制度,为城镇化和户籍制度改革扫清制度障碍,建立城乡统一不动产登记制度是其出发点。”党国英说。

会议认为,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是推进简政放权,整合部门职能职责、减少多头管理、逐步实现一个窗口对外,方便企业和群众、降低创业成本的有效举措。会议讨论了《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强调已经发放的权属证书继续有效、已经依法享有的不动产权利不因登记机构和程序的改变而受影响。会议决定,按照立法程序要求,将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之后再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

看点二:首要是给公民和法人“行方便”

只有不动产统一登记后,房产税才可能全面落地。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这一重大论断,将第一次在产权层面得到确认。《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一次明确给出定义:不动产是指土地、海域以及房屋、林木等定着物。

目前不动产登记推进面临两大阻力,首先涉及个人私有财产或者隐私,人们不愿意配合,这与国人“有财不外露”的观念有关。

依照条例,集体土地所有权,房屋等建筑物、构筑物所有权,森林、林木所有权,耕地、林地、草地等土地承包经营权,以及建设用地、宅基地和海域的使用权等都将纳入登记范围。“条例明确了不动产登记全国统一登记的路径,首次确立了不动产统一登记的范围。”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汪利娜表示,不动产登记是为摸清“家底”,过去提到不动产往往城乡分离、对城为主,这次以明确的范围更广,内容更全。这是我国首次在不动产登记实施层面对“大家底”给出国家定义。

会议强调,已经发放的权属证书继续有效、已经依法享有的不动产权利不因登记机构和程序的改变而受影响。

不动产统一登记,对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农地入市”等重大改革,具有基础性作用— 国土资源部等5部门10日在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确权登记发证工作的通知》时强调。“强调‘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使环环相扣的征地制度改革、集体建设用地流转等问题进入整体突破期。”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研究员说,不动产登记“城乡统一”将加快确权,解决抵押权、处置权以及最根本的交易权等在农村土地“产权缺位”,赋权于民,使农民以产权保生存、以产权谋发展,向城乡一体化总目标迈进。

预测 “小产权房”等问题将显化

法学专家指出,不动产统一登记是市场经济迅速发展“倒逼”出来的,随着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必然有力促进推进相关法律法规修改,进而“倒逼”我国不动产管理制度改革和创新,深化改革将获得更多的“地”气。

征求意见稿:已发权属证书仍有效

如果要查阅某工厂是否已实行抵押,需要到土地管理部门了解土地是否已被抵押,到房屋管理部门查阅房屋是否已被抵押,到工商部门查阅设备是否已被抵押等— 现行不动产登记法律法规繁杂、条块分割、权责不明,给当事人造成极大不便,也给不动产交易带来安全隐患。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将以法规形式打破这一格局。

张大伟表示,首先,随着不动产登记政策加快推进,一、二线城市都出现了大户型二手房上市增加的现象,预计大户型二手房供应将继续增加;其次,不动产登记最关键的是制度顶层设计,一旦顶层设计完成,推进的速度将会加快。第三:不动产登记本身并不是房地产调控,目的也并非反腐。但这一政策是房地产调控从之前的交易环节调控转变到存量环节调控的重要标志性事件,对市场的影响将非常大。

分散在各部门的登记程序不尽相同,不同的程序会不断地给当事人带来麻烦。同时,还有一些地方、部门私设程序,不仅增加当事人的负担,而且存在寻租空间,利用程序来“创收”。“不动产登记信息不统一、登记簿不统一,反映出来的法律信息就都不一样,这样可能会出现矛盾,成为市场经济、交易安全的隐患。”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室主任孙宪忠说。

会议认为,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是推进简政放权,整合部门职能职责、减少多头管理、逐步实现一个窗口对外,方便企业和群众、降低创业成本的有效举措。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尹飞教授指出,比如继承问题,行政机关怎么可能去审查继承权呢?这是基本的民事权利,行政机关没有权力做此审查。对于登记机构审查不了的,公证机构有这个能力,应该交给公证机构去做。

法制晚报讯 昨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会议决定,按照立法程序要求,将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之后再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

长期以来,我国不动产登记信息分散在住建、农业、林业、国土等部门。随着市场经济机制完善,改变不动产登记数据分散、“九头治土”、行政成本高等之声不绝于耳。“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出台,将使多头管理、权益管理链割裂问题得到进一步协调。”上海一业内人士说。“不动产登记改革,大多数人狭义地理解为城市房地产问题,广阔的农村地区通常被忽略。”汪利娜说,随着明确城乡不动产统一登记,城乡土地物权将进入平权时代,农村建设用地及房产价值不高,集体土地流转难等问题可能破题。

另外一个阻力是人为因素,一些拥有多套住房的群体,进行不动产统一登记、住房信息联网,无异于打破既得利益,所以大多不愿主动配合联网工作。(原标题:《不动产登记条例将征民意 强调已经发放的权属证书继续有效之后将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

看点三:城乡二元“坚冰”将融

“我觉得未来应该建立城乡统一的房地产市场。”高波认为,目前谈论房地产,都是说的城市的,而没有涉及农村的宅基地,“农民盖房花了钱,但是这一部分不能流通,严格来讲不叫财产。”高波表示,不仅仅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农民的房子也应该可以在市场上流通,这样也可以平抑城市的房价。

看点四:“倒逼”力量有多大

楼市 调控从交易环节转到存量环节

“物权法的落实、土地管理法的修改、‘小产权房’问题破题,甚至由此产生的公证制度、赔偿救济制度等问题,都会因为不动登记暂行条例实施形成‘倒逼’改革压力。”党国英说,向社会征求意见,公众层面将对管理改革和创新形成“倒逼”。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重光说,土地是不动产的核心。中国经济发展的很多问题,核心就是土地。

根据征求意见稿,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确定一个部门为本行政区域的不动产登记机构,负责不动产登记工作,并接受上级人民政府不动产登记主管部门指导、监督。国土资源部地籍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不动产统一登记,将进一步提高登记质量,避免产权交叉或冲突,保证各类不动产物权归属和内容得到最全面、统一、准确的明晰和确认,有利于保障不动产交易安全,也有利于提高政府治理效率和水平,更加便民利民。

市场经济的核心问题是产权。只有明晰产权,才谈得上市场经济。不动产统一登记,使物权法的落实、土地管理法的修改,特别是土地法的制订进程的重启,变得势在必行。

看点一:

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 不动产登记条例将征民意

我国最大的不动产家底在农村地区。但这“家底”有多大,宅基地和农村居民房资存量怎么算,林木、海域、承包地怎么估值?不动产登记将提供产权统计基础。

杨重光说,例如土地与住房的关系问题,70年产权到期后怎么办的问题,所谓“小产权房”的问题等,都会在不动产统一登记过程中显化。

针对征求意见稿,专家意见正浮出水面,特别是建议要充分利用公证制度的优势,推动不动产统一登记。登记信息的真实性需要实际审查,登记部门难免有些力不从心。公证将大大减少法律隐患。

昨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讨论《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决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确定适时发布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更好地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

“大家底”给出国家定义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之后,推进相关法律修改工作,非常值得期待。不动产统一登记,是物权法的明确要求。而物权法还有许多要求有待落实。

对公民和法人而言,不动产究竟是什么?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将给我们带来什么?对城乡二元格局,不动产统一登记意味着什么?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何以发挥“四两拨千斤”作用?15日公开征求意见的《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四大“看点”值得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立法依据为物权法。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啸撰文指出,我国法律中对土地、房屋、林地、草原、海域等不动产的登记做出规定的法律众多,如物权法、土地管理法、森林法、草原法等。行政法规位阶低于法律,因此必须对现行法律妨碍不动产统一登记的条文进行修改或废除。对于不动产登记问题上的空白,也要通过增加相应法律条文予以明确。相关法律立改废将再也无法回避。

今天上午,南京大学不动产研究中心主任高波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的不动产登记,应该会对“小产权房”问题做出规定。

中原地产市场总监张大伟向法晚记者表示,不动产登记带来市场反应的是其中可能具有的反腐与房产税功能。但在目前整体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预期这一政策推进速度会放缓,限购等政策依然会放开,包括一线城市都会尝试松绑。

本文由天天时时彩官网发布于天天时时彩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动产登记新政将出炉 加速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相关阅读